博客网 >

惶惶者生存密码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到底是什么成就了格鲁夫?

    "他是英特尔的灵魂,是硅谷的核心,是整个科技领域的支柱,更是整个未来的中心。"在<安迪·格鲁夫传>里,作者理查德·泰德罗如此评价格鲁夫。格鲁夫是当之无愧的。他1936年出生于匈牙利的一个犹太人家庭,他躲过了大屠杀的浩劫,却没能避开苏联的入侵。20岁逃到美国,1968年英特尔公司创建时加入这个公司。1987年升为首席执行官,引领该公司在未来11年的时间里以年平均利率34%的速度成长。在一定程度上,格鲁夫已经成了英特尔的代名词。

    这样的经历显然是商业传记的热门题材。但除了格鲁夫1996年写的早年生活回忆录<游向彼岸>,其他有分量的格鲁夫传记材料一直阙如。对格鲁夫传记的期待,源于我们对世界第一大芯片生产商英特尔的好奇。愿意为英特尔写传的人成千上万,但英特尔就是不愿意配合,在处理与媒体关系的时候英特尔一向很霸道,他们也以媒体公关能力强悍而著称,世界上有关英特尔内部管理资料一直都很缺乏。早在1995年,<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蒂姆·杰克逊曾经多次联系英特尔,英特尔出于某种考虑先是接受而后拒绝,拒绝提供采访便利和公司档案。其中,格鲁夫的强硬态度起了不少作用。杰克逊因此写了一本不无怨气的书<英特尔内幕:格鲁夫和世界上最强大的芯片公司的兴起>(中文译名为<英特尔:芯片帝国的兴起>)。这也是到目前为止人们了解英特尔的最佳读物。

    相比杰克逊的遭遇,泰德罗是幸运的,他得到了格鲁夫的支持和帮助。从2004年12月到2006年2月10日,他竟然在英特尔拥有了自己的一间办公室。2006年,泰德罗出版了<安迪·格鲁夫传>。根据这本书的英文原名,书名直译应为<安迪·格鲁夫:他的生活和他所处的美国时代>。通读全书,这本书算不上格鲁夫的传记,它缺少一部传记作品应有的深度和厚度,不用和其它的伟大作品攀比,单是和泰德罗自己的<影响美国商业史的七巨头>相比,这本近500页的书更像一本让人失望的资料汇编。作者自己在书的前言中坦陈,他只对关于格鲁夫20岁之前生活的前三章采取了历史研究的态度,对剩下的描述格鲁夫逃到美国之后的生活的章节时采取了新闻报道的手法。尽管后者占据了全书9/10的篇幅,可惜的是,我们并没有获得多少对英特尔的深入了解,但也很难对作者求全责备,至少泰德罗能为我们披露了格鲁夫在管理实践上的丰富细节。借助这些细节,我们可以思考,到底是什么成就了格鲁夫?

    "没有格鲁夫,

    英特尔甚至都不会成其为公司"

    这本书的中文译本犯了一个常见的错误,封面上赫然印着"英特尔创始人"的字样。事实上,格鲁夫一开始只是公司的一名雇员。虽然格鲁夫是继罗伯特·诺伊斯和戈登·摩尔之后第三位加盟英特尔的员工,但在银行家亚瑟·洛克的阻止之下,他未能以一美元的价格购买公司的原始股。单是这一点就把他和诺伊斯和摩尔分隔开了,即便格鲁夫可以拿很高很高的薪水,但他始终是一个随时可能被解雇的雇员。

    格鲁夫对公司一号人物诺伊斯不无微词,但却像信任父亲一样信任公司的二号人物摩尔,他与公司的所有者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关系。他清醒地意识到:"开办公司的所有者常常以武断、独裁的方式管理公司。实际上,这往往限制了公司的发展。"他们三人共同服务过的仙童半导体公司就是前车之鉴。当他在20世纪70年代读到<管理的实践>一书时很兴奋,这本书描述了一位理想的首席执行官,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位理想的首席执行官实际上是三人合一:一个善于对外交往的人、一个善于思考的人、一个善于行动的人。他觉得这恰恰对应了他们的三人组合,并把书的这一章复印给诺伊斯和摩尔。

    因此,多年之后有人在评价三人时说:"没有诺伊斯,英特尔不会成为一家著名的公司;没有摩尔,英特尔不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和士气而处于领导地位;而如果没有格鲁夫,英特尔甚至都不会成其为公司。"从这种评价中我们不难看出,格鲁夫之于英特尔的重要,他在三人合一的理想的首席执行官中处于核心地位。尽管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创始人,但他从一开始就是英特尔公司的灵魂。

    硅谷从来不乏优秀的工程师,缺的是优秀的管理者,既是工程师又是管理者的人才更缺。显然,并不是每一名工程师都愿意或有能力成为经理人,比如集成电路的发明人诺伊斯感到厌烦,又如发现摩尔定律的摩尔,不愿意去做一个经理人必须去做的事情,大多数工程师要么不懂管理,要么不屑学习如何管理。1968年7月,格鲁夫开始从工程师转做操作总监。这意味着从工程师到管理者的重大转型。他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仅有能力而且愿意转变,从一个单纯的技术专家变成技术专家兼企业经理。

    "只有迫害妄想狂才能生存"

    转型无疑并不容易。1970年2月,格鲁夫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个噩梦:"英特尔在间破屋子里,另一半是空的,我在空的一半里走着;一只凶恶的狗从橱窗蹿出来攻击我。这件事又重复了两遍,接着我就醒了。"对当时公司经营的处境,摩尔并未表示太多忧虑。这个梦暴露了格鲁夫作为匈牙利难民对失败的刻骨焦灼。他早于1962年加入美国国籍,并成为最有权势的美国人之一,但早年在匈牙利生活的阴影却始终挥之不去。这一阴影贯穿了他的一生,他从1956年逃到美国后再也没有回过匈牙利。这种决绝的态度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一阴影对格鲁夫影响至深。

    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这一阴影也成就了他。1970年10月,英特尔制造出后来使其名声大震的产品:1024位1103动态随机存储器(DRAM)。这一新产品给技术、设计和测试能力都带来很大压力。格鲁夫曾经说过,直到今天,每当他看到数字式手表上显示11点03分时,他都会感到一阵剧痛。正是这种对外界环境中潜藏的不利于自己的迹象过分敏感,使他养成了不同于常人的商业嗅觉。这种嗅觉本质上就是保持初创公司的感觉,及时捕捉周遭商业世界的风吹草动,并迅速做出反应。

    我们不难由此联想到格鲁夫那本畅销书的书名:"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书名原文为:"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起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名字并非格鲁夫的本意,出版社编辑对起初格鲁夫提议的"战略转折点"不满意,才逼他另起炫名。结果对很多读者来说,他们除了记住了这个夸张的书名,似乎很少有人去探求格鲁夫试图表达的真正含义。这种现象在中文世界里更为普遍。所谓偏执,通常是指因妄想而引起的精神错乱疾病。那么在商业世界里,到底是"什么妄想"才能保证生存呢?格鲁夫认为,大多数公司的战略转折点往往不是"呼"的一下到来,而是蹑着猫足悄然而至,领导者必须对不可预期的未来保持时刻警惕,否则领导者就会成为最后一个意识到转折点来临的人,这样不但会丢掉旧生意,连新生意也会被别人抢走。

    因此,格鲁夫试图表达的意思准确地说,应该叫"只有迫害妄想狂才能生存"。格鲁夫始终处在深刻的忧患之中,他总是在担心,"担心自己的竞争对手,惧怕新的技术的出现,更为重要的是,你会担忧,自己现在运行企业的这套方法……在将来或许完全会被淘汰。"这就难怪,一位记者在采访他的时候毫不客气地问:"您现在又在妄想什么?"

    "匈牙利难民"的经历塑造了格鲁夫坚韧的应变力。显然,在1986年的战略转折点上,格鲁夫这个"迫害妄想狂"带领英特尔躲过一场生死大劫。1980年代,一向被美国企业忽视的日本存储器企业异军突起,对美国同类企业构成了严重挑战。在这本传记的第10章<死亡之谷>,我们可以看到格鲁夫伙同摩尔如壮士断臂一样放弃存储器业务,改攻微处理器业务,从而穿越了这一鬼门关。格鲁夫因其深刻的洞察力和英明的决断力在第二年当上了这家公司的CEO。1992年,英特尔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企业。

    泰德罗在书中还描述了不少格鲁夫管理实践的细节,他一度在每周日程里面安排读一本管理书,多年下来坚持写了近千页的管理笔记,并出版了至今看来依然富有启发的管理学著作,如探讨中层经理人管理问题的专著<高产出管理>,又如管理咨询专栏集<与格鲁夫一对一:如何与上司、自己和同事相处>。在硅谷的高科技企业家明星中,我们似乎很难找出第二位如此认真醉心管理的企业家。这就告诉我们,格鲁夫固然取得了引领企业转危为安、从一个战略高地跨越到另一个战略高地的非凡成就,但他毕竟不是神而是人,他的得与失不少都是建立在一种自觉的自我管理习惯之上的。

    在我看来,一本理想的企业家传记,能够全面展现商业巨头的凡人本色。泰德罗这本用三年时间写成的书距离这个标准还有一段距离,无论是格鲁夫自己的管理生活,还是英特尔的公司内幕,它都展示得远远不够。人们好奇的是,格鲁夫领导的英特尔如何从一个行业创新者成了一个行业垄断者,其间的法律诉讼斗争想必波谲云诡,也更为精彩。
<< 感冒一般的阴谋 / 格鲁夫的"难民&quo...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pengguol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