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拯救简单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什么理念一旦被流行看中,往往会迅速地给糟蹋掉,"简单"这个词就是这样不幸落入虎口。同样命运的还有一些作家笔下的胜境,比如梭罗的瓦尔登湖、彼得·梅尔的普罗旺斯,在流行清洗过之后,它们成为了无聊的切口和油淋淋的符号。但是前田约翰的<简单法则>却在流行的毒牙间拯救了简单,这件事本身极有功德,就像从西门庆手里抢回了良家女子。

    这本书的前提和我们所知道的完全一样,一些看起来高级的生活装备和生活方式让我们得到了一种伪装的自由,人们不得不用那些看起来似乎完全为他们着想、把设计者的聪明和周详全部放在面上的各种服务和产品。很明显,仅仅是遥控器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按钮就会让人心烦和自卑,也很少有人弄明白每个按钮的用处,有的按钮可能从买来到用坏扔掉也没有被人碰过。人们需要简单,这可以从广告商敏锐的创意中发现,花旗银行、药片、软件、随身音响、汽车,甚至保险,无不是以简单为号召。不过如何把这种需求在产品和服务设计上体现,却并不是把问题搞复杂那么容易。

    前田开出了药方,把产品和生活变简单的10条法则。比如把复杂的功能隐藏起来,直到需要的时候它才蹦出来,就如同你在高档会所中不会看到来回穿梭的服务员,但是在你一旦需要的时候,他们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笑容可掬地出现在你面前。显然,这要比在每位客人身后站一个服务员困难得多。苹果公司iPod三代产品的变形记更直接揭示简单的巨大威力。第一代iPod在一个转盘上放置了四个按键,第二代也许是出于节省成本的原因,或者因为被一些指头粗大的顾客抱怨的缘故,把四个摁钮放到了转盘的上面,这一代产品恰恰破坏了精心设计的简单形式,遭到了更多的抱怨,而第三代iPod完全抛弃了这种错误的方向,在第一代的基础上更为精简,转盘上放置的四个按键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线条的装饰,它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人们可以用最简洁的操纵完全控制一部功能复杂的设备,这既充满美感,也让使用者得到成就感。

    减少、组织、差异、背景、感情、信任……这些普通的词涵盖了如何创造美妙的产品和过一种简单生活的密钥,前田约翰在阐释中糅合了大量心理学、IT技术和艺术的智慧思考,每一条法则的表述都让人有蠢蠢欲动之感,仿佛一种优美的设计,无论是对产品还是对生活的,在前田的催化中呼之欲出。对于中国的工业设计师,也许这本书是值得立刻学习的,还有商业人士,他们有时把事情弄得很复杂,再一点点逐渐解决,结果又弄出了更多的问题:天知道在一个无比庞大和不断延伸的迷宫中行走给了他们多少顾盼自雄的美好感受——可是基本上所有无私的成功者告诉我们的,也无非是一些简单的规则——正如前田所做的这样。

    前田约翰是个美国人,从姓上还能看到日本裔的标记。他的履历很有说服力地说明了为什么他可以写这本书。他对艺术感兴趣,不过在父母的干涉下,他在MIT完成了信息科学的硕士学位。父亲这时觉得儿子总算有了点饿不着肚子的硬本事,才允许他开始学艺术。于是他又拿了个设计博士学位,回头又在MIT学了商业。这本书完全基于对科技、商业和艺术设计的理解,这些并不是一般专家或者管理大师的所长。

    这本书的译文很勉强,不过还是能从缝隙中感受到原文的天真、自在和优雅。最后可以八卦一下的是,让人非常厌烦的成天在网页上飞来飞去的Flash,它的设计者就是前田。

    (<简单法则>,[美]前田约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6月,第1版)
<< 一场危险的辩护 / 感冒一般的阴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pengguoli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